-NYA-

本体NYA,本命是焦糖味儿的老先生

【EH】归去 (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 @王浮夸 太太给我之前这篇刀子写的甜饼后续!!!我爱她!!!!!超级治愈!!!!!!!已经失去语言能力,只想夸上天(
前文戳http://hanxiaomiaonya.lofter.com/post/1e31a820_126d00ac

那些“他应该”——哈利见鬼的觉得,根本没有必要。他就应该逃走甚至是离开,这样他就永远也看不到艾格西和梅林因为他小心翼翼的样子。他知道他回不来,从前的哈利哈特已经死在教堂,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还留在这里的原因。

————————————————————————————

艾格西面色凝重地开着车,丝毫不顾副驾原本被牛皮纸裹住的玫瑰已经由于过多的急刹与转弯从包装中散落出来。也没有时间考虑花梗上尖锐的硬刺会不会划伤牛皮座椅。三分钟前他刚刚结束今日的任务准备赶回伦敦,并顺手从市郊的花圃中选购了一些鲜切玫瑰准备替换掉家中花瓣不再硬挺的白色康乃馨。
然而哈利的定位却吓得他失魂落魄,眼镜显示哈利正在梅林家附近的湖里,并且位置已经固定了好一阵。哈利对于他急红了眼的呼唤并没有任何回应。秋日的天气分明温暖适宜,他却像每个毛孔都被浇了液氮,在刺眼的阳光下如坠冰窟。艾格西努力克制自己的脑子不要在消息确定之前给出任何不好的推理。即便是面对二十个即将引爆炸弹的恐怖分子,他的手也从未抖得如此厉害。他连点了几下才接通了梅林的通讯。
“哈利!湖!梅林!”艾格西已经无法吐露完整的句子,他的声音嘶哑而尖锐。
“哈利在我这里,艾格西。冷静。”幸而梅林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从魔法师的眼睛视角来看,他正在准备热茶。“他在散步路上后遗症犯了,失足跌进湖中。现在正在浴室里洗澡。”
听到梅林的解释,艾格西松了一口去,双腿也失去了力量整个人不得不靠在车上。他仿佛从即将被投海牢笼里被放了出来,又或者从最恐惧的噩梦中清醒过来。
“好的好的梅林,我现在就去你家。”

哈利的后遗症并不是第一次发作了。

他们从美国回来,一切重建步入正轨,艾格西原本也以为他一直藏匿着的感情也终于可以随着哈利的回归而从见天日。他也觉得自己很有耐心,给了哈利足够多从昆虫学家的身份恢复成亚瑟的时间,给了他习惯自己无微不至的体贴无时不刻散发爱意的时间。然而已经等到所有他们在一起的场合,裁缝铺的其他人已经自然流露出了然又带着起哄以为的笑容,哈利仍旧没有任何表示。

他为此找洛克希商量了一个足够老派且浪漫又符合绅士风度的表白方式。在摇曳的烛光下,借着红酒带来的微醺说尽了几乎全部的情话。
哈利仍旧是这么完美,就连眼镜中漆黑的镜片也无损一丝一毫的气质。从此他看其他人,都多了一只眼睛。
听完了他表白的哈利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惊异,就连艾格西自己都觉得他成功了。
“谢谢你,艾格西。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感情。”
“嗯?什么?”艾格西愣住了,这句话拆开来就连刚刚学步的小朋友都能明白,然而合在一起却令艾格西慌了神,他听不懂。
“我没有与人共度一生的打算,也并没有作好开启一段感情的准备。”哈利转而将自己的餐巾叠了起来,仿佛陈述着一个既定的丝毫没有反驳余地的事实。
艾格西在死缠烂打与维系绅士风度之间犹豫了一阵。他很希望自己还是那个刚认识哈利时的小混混,可以在街边的小酒吧里对着他大吼大叫,而不是在现在这间推杯换盏的法国餐厅维持着该死的绅士风度。

他那天在餐厅坐到快打烊,对着每个向他投来疑问目光的人流露出自然而然的微笑,随后向梅林请了一天的假。毕竟身为特工,刻不容缓的任务并不怎么允许他有诶外的时间去伤心。

艾格西承认,哈利真的将他教育的很好。他能够将以往喷涌而出的爱意与对日盼心思的终成眷属全部打碎,糅合成默默无闻的关照。哈利在对他讲了Kingsman关于骑士们感情生活方面的规章制度很多次后,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他的照料。

而哈利的第一次后遗症发作,发生在他们一同去威尔士分部开会的时候。哈利在会议室中边开始发作,他不得不把大半个身子靠在艾格西身上以维持平衡。随后依照医疗部的判断,他们决定连夜赶回伦敦。

这是个暴风雨之夜,呼啸而来卷携着雨润气息的狂风吹得他们的西装鼓了起来。积雨云还未飘到他们头顶上方,黑暗却随着夜幕笼罩了下来。随着艾格西把车开出市区,他们的车子行驶在广阔的高速路上,带着雷电的云团飘在他们前方,时不时一道亮白或者带点紫色的闪电便砸下来在视线的尽头,使得世间所有人物景物无处遁形,又在下一瞬重归黑暗。

艾格西原本以为这又会是一个同往常一样的沉默旅程,如同他遥遥无期隐藏起来的爱意。

直到坐在副驾的哈利似乎在眩晕消退后开了口。
“你为什么要在我一个老人家身上倾注你的所有呢,年轻人。”他的语言中带着疲惫,有些不能分辨是由于身体的不适又或者对单方面接受对方付出的厌倦。

艾格西的车开得依旧平稳,并没有被哈利的声音所影响。他专注得盯着前方的道路。
“因为我爱你,哈利。”他觉得就这样也挺好,至少哈利同意了他的陪伴。他本打算将这句话藏在心底,也许是黑暗中刺目的闪电劈开了什么开关,艾格西就这么平静的接受了哈利不想和他在一起,而他一直爱着他的这个事实。
“你看到了艾格西,我拥有的只是日渐老去的躯壳,时不时爆发的后遗症,以及比你提前几十年的死亡。”
艾格西不知道哈利说这番话是是什么表情,他只知道他久违的藏在大地深处名为希望的种子似乎在这个雨天能够破土而出,哈利用来拒绝他的理由,从来都不是不爱他。
“如果能和你在一起,这些都不算什么的哈利。”他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急切,迫切的想要抓住这根伸进来的稻草。这些微的可能性让他振奋起来,有什么东西开始从心底复苏。
“艾格西,我并不适合你。如果你想要组建一个家庭,应该去找个更加合适的年轻人,比如洛克希,或者之前的那位公主。”
“对于骑士们不允许组建家庭的规定,我现在是亚瑟,可以为了你破一次例。”看着艾格西并没有应答,哈利继续说着。

“哈利,你需要我发誓吗。”
“发什么?发誓你此生不渝永远永远不会离开我?”哈利有些疑惑,又似乎被艾格西油盐不进的态度激怒了,语气中带了些火气。
“发誓在你垂垂老矣之际先开一枪死在你面前,或者现在我把车停下然后冲到马路上,最好被撞个残疾你就肯和我在一起了?”
就连艾格西自己都吃惊为他的声音会如此冷静,如同他身为加拉哈德,正在同亚瑟讨论自己的任务规划。他也吃惊于眼泪竟然可以如此不听使唤,自行从眼窝滑落。他装作不知道,如同任务中不得已忍受的伤痛那样,他咬紧牙关想要克制自己的眼部肌肉,却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住这抽丝剥茧的苦涩。

又是一道惊雷劈在他们右前方,世间于瞬间大亮。

“哈利,如果你还是个绅士就不要说谎。你告诉我,你爱我吗。”
艾格西说道最后,已经无可抑制的低吼出来。他借着变换车道将脸微微转向右侧,避免哈利看到他的失态。
“不好意思哈利。我们就快到伦敦了,梅林会好好解决你的后遗症问题的。”
艾格西说完上一句话已经后悔了,他不该这么对一个病人说话,也不该在被拒绝后接着死缠烂打甚至无理取闹。
“我爱你!艾格西,我爱你!你满意了吗。”

这场上苍酝酿许久的大雨等他们到达位于伦敦市郊总部时也没能泼洒下啦,带而有雷电的云团已经在他们身后了。

“艾格西,哈利情况很好,不需要你黑掉路上的所有红绿灯。”梅林的声音从耳麦中传出来。这次哈利并没有坐在副驾,那么也自然不再需要他把车开得平稳。
“那麻烦你帮我处理掉所有的罚单。”艾格西说着又轰了一脚油门,从两车中间穿插出去冲到了前面。

哈利重新往梅林的浴缸中加了些热水,同时顺手揉着自己仍旧有些酸胀的太阳穴。他想到了艾格西的承诺,有些懊悔自己的懦弱与退缩。
“哈利!”艾格西冒冒失失地推开了浴室的门。随后不知道是浴室的底板过于湿滑,还是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他刚走了两步就不小心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随后年轻人顺势膝行了两步,趴在浴缸前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哈利本想伸出手安慰一下看起来失魂落魄的年轻人,随后又觉得会弄湿他的头发只得将手停留在半空中。
“哈利,我联系了Statesman那边,他们已经派了医疗队过来。”艾格西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一边伸出两只手紧紧攥住了他。似乎下一秒他就会变成美人鱼然后从浴缸的下水道游回大海里去。
“艾格西,我以为你和我表白的时候已经对我身体可能的状况了解得很清楚了。”他故作严肃,想要逗逗他面前的爱人。
果然,年轻人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哈利,不是,我只是在担心。我以为……”
“冷静,冷静年轻人。”年轻人过于急切的解释使得握着他的手都开始发抖。
“我是不会自杀的艾格西。作为一个特工,我比较希望战死沙场。而作为你的爱人,被你干死在床上也要好过投湖自尽。”
“好了,现在能帮我把浴袍拿过来吗。亲爱的。”

被艾格西温暖的裹在怀里,哈利舒服得眯起了眼睛。自怨自艾不该属于他,凭借智慧与计谋将Kingsman领导得更出色才是他应该着眼的地方。也许他应该早些接受小骑士的爱情,他早就离不开这个人,荒岛上狂风骤雨后迎来的黎明,总是格外吸引人。

————————————————————————————
再次表白小甜甜(?)!!!!!超爱她!!!!!

评论 ( 5 )
热度 ( 56 )

© -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