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A-

本体NYA,本命是焦糖味儿的老先生

【EH】归去 01

突然很丧,于是有了这篇。

——————————————————————————————

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这种被情绪击溃的感觉。

哈利半躺在浴缸里,茫然地看着水中自己又老又皱的躯体。在这一刻对自己的嫌弃与不满几乎是立刻达到了顶峰,他大口大口的喘气仿佛只是为了提醒自己仍然活着,僵硬苍白的肩膀颤抖着仿佛下一秒就会散架。

失去一只眼睛带来的远比痛苦二字要多上许多。拒绝了装上义眼的他一直没法适应那种一切都出错了的挫败——不,对他来说也许是最致命的打击。在魔法师的智能镜片帮助下情况会好上那么一些,他终于不再打碎东西,也不会踩空楼梯摔得浑身都是淤青;但像今天这种例行出门散步、后遗症突然复发的情况下,没有任何东西能帮得上忙。

哈利几乎是立即就摇晃着身形,从桥上跌进身后的湖水里。那股冰冷一瞬间把他吞没,他挣扎着沉下去,湖水刺得他骨头都在发痛,钻进他的口鼻像是要把他彻底埋在这无尽的冰冷里。他拼了命的扑腾,想努力记起有关游泳的随便一些什么,却被快要冻死在这里的无声尖叫占据了大脑里的所有地方。那群现在看来该死的蝴蝶们扑棱棱飞在他周围,好奇地碰了碰他,却又都接连飞走了。一颗快要爆炸的头,一具苍老消瘦、枪都握不稳且即将耗尽氧气的身躯,这是他现在唯二有的。比起教堂前中枪的那一刻,现在他眼前才真的算是一片空白。

也许是他笨拙的扑腾和尽量不使自己躺倒下去的微弱努力起了作用,他的腿后退着后退着,终于触在岸边坚实的壁上。然后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转身趴上岸大口大口的咳嗽、呼吸,甚至没有力气把完整的自己从水里撑起来。

总之,他还是回来了,只是湿淋淋的。一路上吹着的风不停往他身上割着刀子,眼镜也因为挣扎落进了湖水里。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已经被冻结在那水里了,唯一支撑他一路磕磕碰碰回来的只是“他应该”。

是啊,他应该赶紧回去,泡在热水里融化快要结冰了的自己,尽管没有眼镜路都走不顺;然后他应该喝上一杯姜茶,裹着被子等待着出任务的艾格西回来。他也这么做了,只是直到浴缸里的水也冷下来,哈利仍然一动不动仿佛一座冰雕。是啊,他应该接受自己,应该早日适应新的生活,应该做回之前的自己,应该见鬼的“笑面人生”,接受上任做一个勤勤恳恳挑不出毛病的亚瑟。

做一个他都不认识的自己。

那些“他应该”——哈利见鬼的觉得,根本没有必要。他就应该逃走甚至是离开,这样他就永远也看不到艾格西和梅林因为他小心翼翼的样子。他知道他回不来,从前的哈利哈特已经死在教堂,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他不知道自己还留在这里的原因。

————————————————————————

溺水是亲身经历,那种恐慌感真的可以席卷一切;而那些“我应该”是我现在还在的原因,而我并不知道是否真的想要。

后面还没有想好是要蛋西把哈利治愈,还是哈利就真的直接走了。

评论 ( 10 )
热度 ( 36 )

© -N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