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A-

本体NYA,本命是焦糖味儿的老先生

【EH】不认输

被随缘首页的一篇文虐到哭泣…哭着写个小甜饼治愈一下被刀子戳的伤痕累累的自己(

珍爱生命,谨慎发刀。!

充满刀子的文名→【你們相愛後的第十五個秋天】

 

1

哈利“见过”男孩在他离开的时候的样子。

Kingsman的亚瑟王曾用整整一个下午翻看过去的录像;他看着男孩在夜里抱着他的睡袍偷偷哭泣,还有对着一墙的太阳报出神,最后还是一张一张把它们揭下来的背影。那脆弱令他心碎。不该是这样的,哈利想。他的男孩值得最好的,他不能再用一次死亡夺走他生命中最闪光的部分。

哈利想着,把办公桌上放着的来自男孩的粉红色情书塞进了某个角落不去看它,却还是没来由的一阵脸红。

 

2

他感到一阵眩晕。

片刻的沉寂过后他的大脑终于停止旋转,哈利努力睁开眼睛看见本该坐在右手边汇报任务的男孩正焦急地抱着他喊着什么。不该是这样的,他的身体只会越来越差,没有理由将男孩从美妙的夜生活、年轻人之间流行的消遣中夺走,禁锢在未来一个个病床前冰冷的夜晚。

不该是这样的。哈利想着,还是安心地在倒在男孩怀里昏了过去。

 

 

 

3

“哈利,你喜欢吗?”

软软绵绵的小女孩奶声奶气地抱着一大束花跌跌撞撞跑进病房,“哥哥挑的!”哈利笑着接过来,亲了亲她的额头。他看着小小的黛西兴冲冲跟他说着艾格西的事,“哥哥最好了!我最喜欢他了!我也喜欢哈利,哈利,你喜欢艾格西吗?”

“是啊,他最好了。”哈利把她抱上来,“我们都喜欢他。”

他轻柔地唱着什么,直到把黛西哄睡着。不该是这样的,她需要的是一个同样温柔美丽的姐姐陪她一起玩芭比娃娃,而不是一个年过半百、只会折纸蝴蝶哄她欢心的自己。

不该是这样的。哈利抱着她,也逐渐坠入梦乡。

 

 

4

那些碎片越来越频繁地凭空掉落在他的脑海里,激起不大不小的水花。通常哈利选择无视掉,但当它们又一次扑通扑通地持续宣示着存在,哈利不禁揪紧了手中男孩的衬衫。他看着上面残留的酒渍,感觉自己像个爱胡思乱想的老妈子,每天一边等待着两个人难得的相处时间一边还给他洗衣服。哈利有些幽怨,不该是这样的。

但他最终还是洗净了它。

 

5

不该是这样的,这太过了。

男孩一回来就扑向了碎碎念着在阳台晾衣服的哈利,他手一抖,刚洗好的衬衫掉在地上。

但他们俩都无暇管它,他正被男孩迫不及待地往床上带,而男孩正专注于啃咬着他解开的衬衫领子里露出的一小片肌肤。然后他又一次被卷入情欲的漩涡,还来不及抱怨酸痛的腰部就被男孩堵住了嘴唇。

这太过了,他感觉承受不住。但是很好。

 

 

6

艾格西当然知道他的老先生在意的那些。

于是他每天都写一张明信片寄给哈利。他从未在哈利那里得到过回应,那些粉红色的信封就像是蝴蝶一样不知飞向了哪里。直到某一天艾格西无意中打开了他们卧室墙上的某个开关,发现了塞的满满当当的盒子,里面他的“蝴蝶标本”们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

老一辈人们古怪的强迫症习惯。艾格西笑了笑,情侣之间就该是这样的。

 

 

7

他们从未想过结婚的事。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一纸文书带给身为秘密组织一员的他们只有无穷的后患。他们实在不想看到,某一天对方因为自己被某个邪恶的大反派掳走,逼迫自己在爱人与拯救世界之间做出选择。

大多数时候他们隐藏的很好。但当他的老先生后遗症又一次发作,他的伪装消失无踪。他抢在其他骑士前面就抱住他,手头的会议和全世界在那一刻完全不重要。他唤着哈利的名字,就像真的夫夫一样。

他们本就该是这样的,无关婚姻与称呼。在艾格西的心里,哈利就是他的丈夫。

 

 

8

艾格西挑了一大束花。

想到黛西可能抱不住,他又换了小一点的一束。他交给妹妹,让他替自己送给哈利。“哈利这几天病了,你去看看他好不好?”黛西的笑容大大的,“我喜欢哈利!他给我折各种各样的纸蝴蝶,是我们学校里得小星星最多的的手工作业!”然后他看着妹妹蹦跳着跑进病房,处理手头剩下的最后一点任务报告。

报告写完之后他来到哈利的病房。他生命中的两个挚爱就在那里熟睡着,都是一样的柔软可爱。他几乎是屏息着走近那张小小的床怕打破这美好,看着他们轻轻地打呼,发丝随着呼吸一颤一颤。他数着老先生的睫毛直到他醒来,却一点也不觉得无聊。

就该是这样的,艾格西沉溺于爱人安稳的睡颜。他想要永远永远看下去。

 

 

9

艾格西又一次完成了任务。毫发无损,他骄傲地想。

每次他在任务中受伤都能引得老先生不高兴地塌下脸。但他还是会给他包扎,给他做饭,收拾他们的房间。他想着有多少次他的老先生一个人在家里,做着家务等他回来。艾格西喜欢老先生因为他而别扭的样子,那就像是养了一只猫,虽然哈利并不会喵喵叫,但他能想象出哈利在房间里踱着步子像是炸了毛的样子。艾格西知道那些哈利没有说出口的部分,他知道他的老先生一直在害怕哪一天会提前离开这个世界;而令哈利更加无法接受的则是自己的离去。

这种被一个人牵挂的感觉很好。就该是这样的,虽然死亡一直在那里伺机而动,但他们还有现在。

艾格西跳上车,迫不及待想要早点回家。

 

 

10

就是这样。

艾格西啃咬着老先生的两片薄唇,仿佛溺水的人死死抓着岸边的树枝。他踩着自己的衬衫撞进卧室,抱着他的哈利躺倒在床上,衣服散落遍地。他知道他的老先生会不赞同地皱起眉,告诉他这屋子他收拾了多久,但他正忙着将体温传递给怀里摸起来有些冰冰的哈利,打算等结束后再收拾那些。艾格西看着爱人逐渐情动的模样,觉得这就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景象;他怀中的躯体逐渐发热、发烫,而他恨不得一直这样下去。就该是这样。他们契合在一起,啜泣着发出呻吟,沉溺在情欲的海洋里。

就该是这样的。即使未来有一天哈利会真正老去,但他只知道,能给予他无限欢愉的人,只有哈利而已。

面对与宿命的博弈,他们从不认输。

评论 ( 22 )
热度 ( 82 )

© -NYA- | Powered by LOFTER